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看得见的公正

——构想新形势下我国审判回避事由的完善

作者:文旋峰  发布时间:2010-12-22 11:59:17


    审判回避制度,是指审判人员或者其他人员(包括书记员、翻译人员、司法鉴定人员、勘验人员等)具有某些情形,必须回避,不得参与案件审理的制度。它是为了保证案件公正审理而设立的一种审判制度,是自然公正原则在现代法中的引申,对实现司法公正有着重要意义。

    回避的事由(理由)因案件的性质不同而有所不同,在我国现行的法律规定中,回避事由可归结为三类[1]:一是因社会关系,如司法人员与当事人或本案有亲属关系、利害关系等;二是因不当行为,如司法人员私下会见当事人,接受当事人宴请、礼物等;三是因职务行为,如司法人员曾参加过一个审判程序,不得再参与该案其他程序的审判。

    随着我国社会主义法治进程的加快,与异域法律交流融合的深入以及国民法律意识的提高,上述回避的事由已渐渐不能满足人们对程序公正的需求了。现实生活和诉讼中常常会出现一些情形,这些情形并不属于法定的审判回避事由,但是审判人员(包括其他人员,下同)若没有回避该案的审理,其处理结果往往不能让当事人和社会大众信服,极易导致当事人上诉、缠访等现象的发生,社会效果十分不好。本文试着针对几种这样的情形——在现阶段我国不适用无因回避[2]这一国情的框架内——对它们进行分析,以期能被纳入法定的回避事由中,从而完善我国的审判回避事由。

    一、审判人员与案件或当事人有相同经历

    在心理学中有一种共鸣现象,即人在与自己一致的外在思想情感及其他客体刺激影响下会产生情状相同、内容一致、倾向同构的心理活动和精神现象。这种客体刺激,包括双方具有类似的经历、遭遇和情感等,在它们的刺激下,人们往往会不由自主的根据自己的经历、经验来判断他人的决定。

    在现实生活中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形。比如,审判人员如果曾被犯罪份子偷盗过私人物品,他自然会对小偷比较憎恨,在审理盗窃案(特别是被盗物品和自己失盗物品相似时)难免会产生倾向性。又如审判人员若曾被第三者插足导致婚姻破裂,在审理类似婚姻纠纷案件时,难免会加入自身的主观判断而在心理上偏袒一方。这些情形不能说不会对案件产生不公正的因素。

    其实,诉讼中审判人员因和当事人有类似遭遇而被申请回避,在国外和不同法域地区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在香港法律电视剧《老婆大人》中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裁判官在审理一起婚姻纠纷案件时,就因其与当事人都有过签订婚前协议书的经历,而被申请回避。

    构想一:在我国尚未引进无因回避的现实下,将此情形纳入申请回避的事由范围内,使审判人员回避审理某一类案件,对于最大限度消除当事人的合理怀疑,未尝不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

    二、当事人与审判人员的家人有亲密关系

    如果当事人与审判人员有着某种亲密关系,根据相关法律“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这当然是应回避的情形,但是,如果当事人只是与审判人员的家人有着某种亲密关系呢?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会遇到这种情况,今天妻子说单位的小张帮了多大一个忙,明天母亲唠叨隔壁的张婶对她多照顾,这样无形中我们就和小张、张婶建立了一种熟人关系。中国历来是一个“熟人社会”[3]、“人情社会”,注重“礼尚往来”,有时甚至是礼大于法。毫无疑问,这种“关系社会”的行为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审判人员的心理持衡。因为有某种关系和无任何关系相比,影响案件公正审理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即使只有百分之一,但对于这个案件和这个案件的当事人来说就是百分之百。同时,有了某种关系,即使案件得到公正的审理,当事人尤其是败诉方对案件审理的公正性也会产生怀疑,回避制度的作用就打了折扣。

    另一方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判人员严格执行回避制度的若干规定》,审判人员与当事人有姻亲关系的,或与本案的诉讼代理人、辩护人有夫妻、父母、子女或者同胞兄弟姐妹关系的应当回避。可若当事人只是与审判人员的家人有姻亲关系,或者审判人员与诉讼代理人、辩护人有除上述近亲属关系以外的关系时,就不能适用该规定了。

    在我国,以家族为基础的宗法制度对人们的影响是深刻的,各种复杂的沾亲带故的社会关系总是或多或少的左右着我们对是非的判断,这种现象是值得我们重视的。

    构想二:或者有人会说,此种情形可以纳入民诉法规定的“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这一范畴,但该兜底条款只是在“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才需回避,这就意味着这种关系并非必然引起回避结果,适用起来也无统一的标准,故将这种情形明确纳入需回避的事由中,是很有必要的。

    三、审判人员与当事人有仇隙或不睦

    这种情形对审判人员在审理案件时公平持正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但是迄今为止,我国诉讼法里却并未对此有明确规定。唯一比较接近的,还是在上述的兜底条款中。但在适用该条时,司法人员对它的解释是多种多样的,莫衷一是。同样,即使以此提出申请回避,也只是可能被获准而已。

    其实,早在宋朝时,统治者已经对这种情形有所重视了,在《宋刑统》中明确规定:“诸鞫狱官与被鞫人……及有仇嫌者,皆须听换。” 

    构想三:将该情形纳入回避理由(或者说从兜底条款中抽离出来明确予以规定),对统一适用法律很有帮助。

【结束语】

    如今被广泛提及和引用的一条西方法律格言“正义不但要实现,而且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Justice may not be done, but it must seem to be done)。”原意是指“正义可能没被实现,但必须是看起来像是已经实现了。”这是强调在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无法两全时,程序正义显得更重要。该格言的真正意境在于:实体上的正义我们没办法保证,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我们已经在程序上尽了最大的努力。反过来说,我们只要尽职地按程序来审理案件,做到程序公正,其结果就应该被认为是正义的,尽管还会有人说结果没有实现正义。

    在探讨我国是否该引进无因回避时,就曾有法学者提出,审判人员都是受过专业培训的专业人才,他们具有较高的专业素养,完全可以剔除个人因素公正地审理案件。但是个人因素终究是不稳定的,如果没有制度的约束,难免会出现个案的不公正,毕竟“污染水源”[4]的危害才是最大的。

【注释】  

    [1]《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判人员严格执行回避制度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

   [2]无因回避又称强制回避,是指提起回避申请时不需要对理由详细的说明,更不需要提出相关的证据,法官也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或否认回避请求。

    [3]“熟人社会”,最先由费孝通在《乡土中国》提出,认为中国传统社会有一张复杂庞大的关系网,人熟是一宝。一般是指人与人之间有着一种私人关系,人与人通过这种关系联系起来,构成一张张关系网。民间“熟人好办事”的说法,正是对熟人社会的一种朴素表达。

    [4]培根语,原话为“公民犯罪是污染河流,司法机关知法犯法是在污染水源。”

第1页  共1页

编辑:陈辰    

文章出处:陕西法院网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