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本案中谁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作者:佛坪法院 范小朱  发布时间:2009-12-15 10:56:02


基本案情:

   2002年9月13日,袁某之子在学校被高某之子打伤,住院治疗22天,高某预交了3000元医疗费,因双方协商未成,一直到同年12月26日,由袁某去医院交清下欠医疗费办理了出院手续,共花医疗费6700元。后袁某与高某经人调解,高某同意给付袁某6700元医疗费因已预交3000元,2004年9月3日,高某向袁某出具了欠条,内容为:欠袁某医疗费3700元。之后袁某向高某索要该款无果,于2006年8月25日向法院起诉。送达诉状后,高某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袁某书写的收条,内容为:收到高某付医疗费3000元,落款时间为12月25日。

审理情况:

   袁某和高某对收条各执一词。高某主张收条是2004年12月25日向袁某归还了3000元。袁某出具了收条,现在只欠袁某700元,愿意归还。

袁某则主张,高某预交的3000元预收票据在高某手中,结算住院费用需要预收票据,2002年12月25日(办理出院手续的前一天)从高某处取预收票据时向高某出具了收条。此外,高某没有给付过医疗费。

袁某和高某均没有其他证据证明收条的具体时间及收条上所载的3000元是向医院预交的3000元,还是后来又给付的3000元,由于案件标的较小,如果鉴定收条上的落款年月,诉讼成本较大,双方当事人均不申请鉴定。

在审理中,经多次调解,双方达成协议,高某给付袁某3000元,袁某申请撤诉。

分析:

    收条上落款年份的确定,涉及到对是否归还了欠条所载的3000元事实的认定,鉴于本案的情况,法院未收集到相关证据,应由那一方当事人对该事实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存在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高某与袁某无其他经济往来,高某预交了3000元医疗费的事实双方均认可。现在高某出具袁某书写的收条,虽没有载明还款的年份,但根据内容可以证明高某给付了袁某3000元医疗费,这3000元究竟是哪一笔?由于是袁某书写的收条,袁某应该作出说明,证明何时收取了高某3000元医疗费。因袁某共花6700元医疗费,高某出具欠条说明还下欠3700元未给付,如果收条上的3000元是住院时预交的,在出具欠条时已从6700元中冲减,但高某持有的收条没有具体时间,就收条证明的事实而言,出现了两种可能,一种是袁某的主张,一种是高某的主张,这种结果是袁某收了钱,没有写明收钱时间造成的,袁某主张的所谓住院时高某预交的3000元已在高某出具欠条时抵减,故袁某应对这张收条上的3000元提供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成立,即收条所载的3000元就是住院时高某预交的3000元,否则就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高某只应归还700元。

    另一种意见认为:袁某提供的证据(高某的欠条)证明止2002年9月3日,高某欠袁某3700元,袁某已完成了自己的举证责任,高某主张已归还3000元,其提供的证据就必须能够证明在自己出具欠条后,归还了其中3000元欠款,而高某提供的袁某书写的收条没有落款年份。该收条不能完全证明高某在出具欠条后又给付袁某3000元,且又存在高某在之前曾预付3000元医疗费,这种巧合,致使无法肯定是此3000元还是彼3000元高某是否归还了3700元欠款中的3000元事实不明,即不能认定高某归还了3000元,高某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应给付袁某3700元。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证据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这一条可以看出,举证责任是指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提供证据进行证明的责任,具体而言,举证责任是指在诉讼过程中,当事人为避免对已不利的裁判,负有义务向法院提交证据对其主张加以证明,当主张的事实真伪不明时,必须承担因法院不可认定该事实所产生的不利诉讼后果。本案中,袁某已提供证据证明高某欠其3700元,袁某已完成了对自己债权的举证责任,高某主张债权因清偿而消灭,应承担举证责任,其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自己已偿还3000元,依法应承担不利后果。第一种意见不能成立的理由是,提供的证据不能使自己的主张达到证明标准。却要求袁某就否认主张提供证据,不符合证据规则第二条的规定。

第1页  共1页

编辑:文旋峰    

文章出处:汉中法院网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